欧美av在线播放
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私護知識 >

從“N號房事件”到“性侵養女案”,不要讓沈默的父母變成最大的幫凶

時間:2020-04-28 13:37來源:未知
從轟動韓國的“N號房事件”,到國內的“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養女”案持續引發社會關注,一件又一件對未成年的性剝削和性侵接連上演,殘酷地爲大衆撕開了人性的遮羞布。「性教

       从轰动韩国的“N号房事件”,到国内的“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”案持续引发社会关注,一件又一件对未成年的性剥削和性侵接连上演,残酷地为大众撕开了人性的遮羞布。

  「性教育」這個話題,從來都是敏感的。
 

  許許多多的家長,覺得性教育是沒必要的,孩子長大了自然就懂了;也有些父母覺得性教育太難了,難以啓齒,不知該從何處入手;還有一些父母,甚至認爲性教育是“肮髒的知識”。
 

  于是,伸向孩子的黑手,防不勝防,不斷上演。
 


 

  直到今天,“N號房事件”和“性侵養女案”仍在發酵,而後者簡直就是現實版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。
 

  關注這些新聞的你,或許是孩子的寶媽,又或許擁有幾個可愛的小侄女。
 

  你可曾想過,你以爲孩子的性教育“尚未開學”,其實自己早已“曠課”了。
 

  有多少人曾經以爲,男孩不會被性侵,性侵只針對年齡較大的孩子,下手的都是陌生人,卻被現實一次次打臉。
 

  孩子的性教育,即便目前法律尚有漏洞,即便學校進行教育改革還需要時間,但最疼愛自己寶貝的父母,不該遲到,更不該缺席。
 

  因爲,當我們忽視它,受傷的,就會是孩子。
 

  那麽,父母該怎麽做孩子的性教育?
 

  其實,只要掌握循序漸進的方法,要開口,並不是那麽困難:
 

  原则:把握时机 自然植入
 

  首先,家長們不要指望等到“時機成熟”,和子女來一次促膝長談,然後將“性知識”一股腦兒塞給孩子。
 

  3~5岁的小孩,都喜欢问“我从哪里来?” 这样的问题。
 

  這是孩子對生命起源的強烈好奇,各位爸媽可要把握機會,不要再說孩子是撿來的哦!
 

  耀師姐下面分享一個專家支招的答案,供寶爸寶媽們參考:

  “

  爸爸和媽媽相愛結婚後,除了擁抱和接吻,還要讓爸爸的精子細胞進入媽媽的卵細胞,在媽媽肚子裏長成寶寶,從媽媽的産道裏生出來。
 

  是的,你可以可以直接這樣告訴他。還可以同時告訴孩子,生寶寶是一件很艱辛的過程,培養孩子愛父母、惜生命。
 

  親子時間,父母可以從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來談性,不一定需要刻意安排。
 

  例如幫幼兒洗澡的時候,可以自然的教寶寶認識人體器官;在鄰居或親戚懷孕生産時,和孩子談論生育是怎麽回事;在新聞報導有關兩性相處、青少年懷孕或強暴事件時,聽聽孩子的看法。
 

  當你把這些關于性的討論,變成生活中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,小孩進入青春期後,也會更願意尋求父母的協助。

 

  实践:循序渐进 分阶段教
 

  第一步 教孩子认识身体
 

  有些家長會避開直呼生殖器的名字,還硬給它們憋出一個個“代號”。
 

  但是,這樣會給孩子一個認知:這是不能提的,是“髒東西”。一旦孩子遭到侵害,他們更加不敢講出來。
 

  其實,爸爸帶兒子、媽媽帶女兒的時候,會有很多親密接觸的時候,比如上廁所、洗澡。這些場合其實非常適合給孩子傳授一些身體器官的知識,教他們了解男女間的生理區別。
 

  第二步 告诉孩子哪里是禁区
 

  在孩子對身體有基本的認識後,就可以開始告訴孩子,哪些地方是“禁區”。
 

  一旦有人碰到他的“禁區”,就要大喊或用別的方式向其他人求助。
 

  就像你們會和孩子說“不要理陌生人”一樣。
 

  孩子可以不用了解深層的原因,只需要讓他們明白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,讓他們內心有這樣一個意識。
 

  意識,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,然後讓意識成爲習慣、成爲本能。
 

  如果擔心孩子沒有get到,還可以做一個“演習”。比如做一個動作,讓孩子判斷是否應該逃開或拒絕。
 

  要注意的是,別讓孩子以爲這只是一個遊戲……
 

  當孩子進入青春期時,父母在限制孩子某些行爲的同時,還要耐心的告訴孩子父母這樣做的理由,並教給孩子與異性交往的尺度,讓孩子知道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。
 

  例如:與異性獨處一室、與異性去成人娛樂場所、身體的敏感部位的接觸及可能會帶來什麽樣後果。
 

  通過對危害性的剖析增強孩子的自我保護意識,提高孩子主動防範性的侵犯的能力。
 

  第三步 告诉孩子不是你的错
 

  沒有人想走到這一步,但如果,不幸真的發生了,不要沈默。
 

  告訴孩子,這不是你的錯。讓他勇敢地說出來,讓那些壞人得到應有的懲罰。
 

  王小波就曾在《沈默的大多數》中悲戚地說過:“所謂弱勢群體,就是有些話沒有說出來的人。”
 

  而父母要記得,謹慎並盡可能多地爲孩子搜集相關證據。
 

  除了父母,周圍人的態度也很重要。現代社會,有人仍然認爲這是令人“羞恥”的事情,有人說自己看得多了麻木了……
 

  耀師姐不以道德評判,只想說: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。
 

  旁觀者都可能是凶手。
 

  最後想以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的一個書評作爲結尾:
 

  這世界有個奇怪的現象,總是等到作者離開世界,人們才去讀她的作品。這社會還有個奇怪的規律,總是等到人以命相逼,才意識到事情不小。
 

  無論是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這本書,還是最近發生在眼前的兩起案件,悲劇已經發生了,我們無論做什麽似乎都有些遲。
 

  但,請不要因爲遲到就曠課,請不要讓沈默的父母變成最大的幫凶。
 

  希望這些案件能夠推動社會對兒童性侵的重視和立法,也希望家長們站出來,從性教育開始,保護孩子。